电子烟争议不断 从业者呼吁出台国家标准

截至目前,记者通过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查询发现,电子烟的国标计划仍处于“正在批准”状态。

我国电子烟市场正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智研咨询发布的《2019-2025年中国电子烟行业运营态势及未来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2年我国电子烟市场规模仅为0.61亿美元,而2019的市场规模预计将提升到8.17亿美元。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电子烟也引来不少争议。国家出台互联网禁售与监管政策,控烟机构呼吁人们重视电子烟的危害......这款背负“戒烟”使命而生的产品,正在面临发展的转折点。

“减害解瘾”成部分消费者诉求

电子烟是否真如宣传语所说,可以帮助戒烟呢?中国商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电子烟使用者。

张先生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使用电子烟后吸烟的次数明显减少。他对记者分析,这可能是由于电子烟缺少传统卷烟的“仪式感”。“我以前睡前、饭后或者工作间隙,都习惯点一支烟,打火机点燃的那一声响让我觉得很有仪式感。但电子烟就没有这种感觉,久而久之吸烟的欲望也就降低了。”张先生表示。

张先生曾做过统计,在使用电子烟之前,他平均每周吸11包烟,花费110元;改吸电子烟后,现在每周消耗两颗烟弹。“两颗烟弹相当于六包烟,每颗30元。在性价比和危害程度上,电子烟都比传统香烟有优势。”他说。

顾源今年32岁,烟龄将近15年,曾多次尝试戒烟,但都以失败告终。今年4月,他开始用电子烟代替传统卷烟。他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到目前为止,还未发现电子烟有能帮助自己戒烟的功效。“我改抽电子烟,主要是为了降低对身体的伤害,据说它里面的尼古丁等有害物质比卷烟含量要低很多。”顾源说。

“我认为电子烟的消费群体主要是年轻烟民,时尚、口感好,并且对人体的危害比香烟小。但老烟民的接受程度可能就比较低了。”顾源告诉记者,他曾向同为烟民的父亲推荐电子烟,被其以“味道不对,劲儿小”拒绝。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电子烟使用者的出发点与顾源类似,但也有一部分使用者期待能借助电子烟实现戒烟的目的。

“目前还没有充分科学证据说明电子烟可以帮助戒烟。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将电子烟作为辅助戒烟工具,我国临床戒烟指南也没有把电子烟作为辅助的戒烟工具来推介。”日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控烟办研究员肖琳在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的在线访谈栏目中说。

管控力度不断增强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8年成人烟草调查数据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48.5%的人听说过电子烟,5%的人曾经使用过电子烟,现在使用电子烟的比例是0.9%,对比2015年电子烟0.5%的使用比例,增长幅度较大。

“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大约在1000万,15-24岁年龄组的使用率最高,获得电子烟的途径主要是通过互联网销售平台,比例占到了45.4%。”肖琳表示。这意味着,有大量未成年人在使用电子烟。这一现状引起了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出台政策加强对电子烟市场的管控。

今年11月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作出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以及禁止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电子烟的规定。

这是继去年8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之后,两部门再次就电子烟市场监管发布禁令。

“大多数电子烟的消费者是原本就吸烟的人群,但是不排除青少年为追求时髦而去尝试,电子烟对青少年的吸引力还是非常大的,因为它的口感好,外观也时尚。而青少年一旦对尼古丁形成依赖,以后非常有可能转变成真正的烟民。”某品牌电子烟代理商李铮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自己很支持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政策。

此外,他认为,禁止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电子烟,实际上是将电子烟与传统烟草放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也符合市场竞争的规律。“毕竟国家对传统烟草的管控也是非常严格的,例如禁止播放烟草广告、禁止网售、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等。”他说。

呼吁出台国家标准

但是李铮也对记者坦言,虽然自己的货不在电商平台上出售,但跟许多客户都是通过网络进行交易的,“客户微信下单、付款,我用快递发货,对方是否是未成年人,我肯定是无法分辨的”。

李铮表示,电子烟的技术原理简单,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利润又比较高,因此吸引了很多人都想进入这个市场分一杯羹,造成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很多山寨产品出现。他坦言:“电子烟厂家的利润至少有50%,到我们代理商这块,利润也能有20%-30%。”

“所以最根本的办法还是尽快出台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加强监管,从源头将电子烟的质量把控好,保证人们接触到的电子烟都是合格产品,这也是帮助电子烟正名的一种方式。”李铮说。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支修益建议,要把电子烟的具体成分明确标识出来,让使用者知道里面有什么成分,在产品生产、质量、包装、销售渠道等方面也要完善监管政策。

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秘书长敖伟诺曾对媒体表示,我国的电子烟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就是无强制标准约束,希望国家标准尽快实施。“2017年成立电子烟委员会的时候,我们就召集了好多头部企业跟专家们一起制定了一个团体标准,电子烟雾化类器具的以及电子烟雾化液的两套标准出台了。但这是团体标准,不是强制性国家标准。由于在我国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相关的质量标准还属于一个空白状态。”敖伟诺说。

记者了解到,今年7月,国家卫健委曾表示,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电子烟监管的研究,计划通过立法的方式对电子烟进行监管。此前,业内曾预计电子烟的国家标准出台节点是10月份,不过截至目前,记者通过全国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查询发现,电子烟的国标计划仍处于“正在批准”状态。

(顾源、李铮均为化名)

评论

[!--temp.www_96kaifa_com_cy--]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