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钱的药片敢买吗?国内外多家药企表态:仿制药进入微利时代,低价不低质

中标价格看似很低,其实是仿制药的价值回归。

“普通仿制药进入微利时代是我们对这个行业的战略判断。随着“4+7”等相关政策的施行,没有壁垒的普通仿制药将逐步回归制造业利润水平。”国药集团容生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俊波对健康界表示。

在9月24日由国家医保局主导的带量采购中,国药容生已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品苯磺酸氨氯地平片(5mg)中标本次集中采购。

相比上次“4+7”下降25%,相比去年最低价下降59%的价格,本次带量采购扩围25种中标药品的价格一时引起社会广泛热议。“听说甚至只有7分钱的药片,我很担心药品的质量下降。”35岁的北京市民李小明的反应,代表了群众的普遍看法。

但业内人士对于“几分钱”的价格并无意外,医库董事长涂宏钢告诉健康界,仿制药的价格本应如此,中标价格看似很低,其实是仿制药的价值回归。

降价合理 最终受益的是患者

我国药品支出中最不合理的开销,被认为多集中在原研药。原因在于:原研药在专利到期后仍高价售卖,并占据主要市场份额,意味着大量医保基金被浪费。曾经在中国坚持不肯降价,即使是一些已过专利保护期的原研药,价格在国内仍然居高不下,部分药品的价格长期、明显高于周边国家和地区。“专利悬崖”的情况在我国迟迟没有发生。

2018年,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取得一定进展,部分仿制药达到和原研药质量、疗效一致的水平,这为促进仿制药替代原研药奠定了基础。以齐鲁制药集团的吉非替尼为例,上市后打破了跨国药企原研药在中国市场的垄断,先是在全国范围内将吉非替尼片挂网限价由1585元/盒调整为498元/盒,而在此次4+7药品集采扩围中,齐鲁制药又主动把吉非替尼的价格降至257元(250mg*10片)。

“带量”是此次支付方(政府)得以向产品方(药企)大幅压价的关键。所谓以量换价,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傅鸿鹏给出解释,与不带量的采购相比,带量采购相当于给药品生产企业做出清晰的预期销售承诺,有利于药品生产企业根据采购量提供更优惠的价格,薄利多销,实现以量换价、明显降价的效果。

“批量采购形成的是批量价,不能只看单价,应该看总价。企业在精心策划后报出的价格,应是综合考虑中标后获得了多大的市场份额、以及总销售额、品牌效应等多方因素的结果。”傅鸿鹏这样认为。

正如齐鲁制药副总裁鲍海忠所说,齐鲁制药之所以给出如此的降幅,一是出于扩展市场的考虑;二是为了积极响应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为医药改革尽一份绵薄之力;三是齐鲁制药以“大医精诚,家国天下”为核心价值观,以“让老百姓用上高质量、价格低的药品”为追求,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而最终受益的将是广大患者。8月28日,来自《健康上海行动(2019-2030年)》介绍的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的数据表明:“上一轮“4+7”采购中选药品,为上海就医患者节省超过10亿元”。

被挤出的是营销费用 

本次扩围采用“多家中选”的中标规则,是较“4+7”试点一家中标更佳的方案。部分药品降价幅度较大,一方面体现了药品价格的合理回归,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企业的竞争策略。对医药企业而言,将引导其从销售导向转向创新和研发导向。

2018年年报显示,293家A股上市药企中,约有265家企业的年度销售费用超过研发费用,即约九成药企的销售投入力度更大。这种状况势必改变,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都是“倒逼”药企转型的因素。

鲍海忠认为,与国际医药市场相比,国内医药市场的营销费用还较高,回归到一个相对合理的水平是大势所趋,降价是一个正常的过程。

在中国药科大学教授常峰看来,带量采购给企业节约了大量的营销费用,药品价格的降低,不会全部转化为利润的减少。带量采购让企业把仿制药的竞争从营销竞争,回归到提高生产效率的竞争上来。

企业的竞争战略总体上有两种:一种是创新战略,一种是总成本领先战略。常峰表示,制药企业要选好适合自己的竞争战略。仿制药竞争要回归到以总成本领先战略为核心的提高产业效率上。有条件的企业要加大对创新的投入,加快创新药品的研发。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讲,带量采购会迫使优秀的企业更加重视创新,加快创新战略。

“这里有很多无形的收益和战略性考虑,我想所有企业都是综合测算后认为有收益,才报出的价格。因为带量采购这种批量采购的模式,给企业带来的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上的收入,还有各种各样无形的收益。”常峰表示。

当医药企业的营销模式发生重大变化,医药营销也将更加阳光化,药企原有的庞大的医药销售队伍何去何从?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麦肯锡中国区医疗健康咨询业务负责人周高波认为,原有的医药代表可以转型到创新药领域。未来创新药蕴含着巨大的机会,在创新药研发和上市的过程中,中国药企须注重全方位创新药生产能力和商业化能力建设,需要大量的医药从业人员投入其中。

“7分钱的药片”,指的是重庆药友的氨氯地平,其中标价格为0.07元/片。其发言人告诉健康界,并未按对应品种配置营销人员,因此,“我们在该产品的市场推广、人员配置等方面不存在太多的资源投入。”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带量采购中,跨国公司也积极参与。赛诺菲(中国)公共事务及市场准入副总裁钱云表示,中国医药卫生体系正发生着全方位的变革。对于跨国药企来说,也需要灵活机敏地做出相应调整,顺应中国医药政策的趋势和变化,更好地为中国患者服务。

印度药企的中标,会进一步加剧了国内仿制药的竞争。常峰认为,印度药企将会引发“鲶鱼效应”,促进我国医药产业改造升级。

药品质量有充分保证

面对市场上在于“低价低质”的担忧声,鲍海忠直言,“虽然这个价格和市场上的降价相比,明显降低,但是我们还是保留了合理的利润空间。本次中标的吉非替尼、替诺福韦等产品,我公司已经在欧洲、美国市场大批量上市销售,所以质量是肯定有保证的。”

医保局显然也关注到了类似的呼声。在9月25日国家医保局药品集采试点办、联采办负责人就有关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保障中选药品的质量的举措。

一是督促中选企业落实药品质量安全的主体责任,严格落实原辅料质量控制,严控源头质量风险,严格按批准的处方工艺组织生产,加快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

二是加强对中选药品生产、流通、使用全链条质量监管,提高抽检频次,加强不良反应监测,加大违法违规企业追责力度。

鲍海忠表示,齐鲁制药已经为本次招标备足足够产能,继续以不断满足临床需求为己任,以先进的科学技术为依托,不断改进生产工艺、提高生产效率。同时,企业也将继续在一致性评价药品的销售中,加大市场覆盖,强化物流配送。作为大型医药企业,齐鲁制药在拓展仿制药品种的同时,会将主要战略放在创新药上。

跨国公司赛诺菲则拥有一套完整的质量管理体系,来保证无论处于欧美还是亚洲的工厂均产出相同质量的产品。据钱云介绍,赛诺菲在全球工厂推行了精益生产以及赛诺菲生产管理体系(SMS),在生产效率和成本控制上有了很大的改进,使得企业在竞争环境中处于领先地位。

事实上,低价中标并不代表低质量。常峰认为,首先,本次扩围依然以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作为仿制药入围的基本门槛,基本质量有保证;其次,制药企业,尤其是规模较大的制药企业不会拿自己的质量声誉做赌注;最后在后续执行过程中,还会有配套的质量保障措施。

北京306医院药学部主任吴久鸿也表示,同品种质量带来的价格下降,不会导致质量下降,有责任的企业也绝不会用牺牲质量换取效益而最终损害企业的信誉和声望。仿制药与原研药会有差异,但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与原研药理论上和检测结果上是一致的。美国处方药中仿制药用量90%,也说明了仿制药替代的普通性和广泛的应用价值。

评论

[!--temp.www_96kaifa_com_cy--]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