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网售禁令满月:线下正常发展 线上转战闲鱼

(原标题:网售禁令满月 电子烟转战闲鱼)

距离11月1日两部委下发电子烟“网售禁令”已经过去一个月。在经历“双11”前的最后狂欢后,电子烟在各大电商平台销声匿迹。但通过一些闲置商品交易平台、私人客服联系等方式,仍能相对轻易购入电子烟产品。与此同时,转向线下的电子烟在商场、便利店随处可见,但如何隔绝未成年人购买、避免诱导性宣传仍在考验监管。

线上:仍有漏网之鱼

北京商报记者在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搜索“电子烟”“蒸汽烟”等关键词,均未获得搜索结果。

但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虽然“电子烟”的搜索结果被屏蔽,但搜索“小yan”“小野一下”“yan弹”等关键词,仍出现大量电子烟产品。在搜索“yan弹”时,广告位上出现一名为“悦克relax”的商品,并直接链接到一淘宝新开店铺“RELX悦刻relax电子烟”。店铺首页写着:电子烟不是禁止,请正确看待。正常接单发货,现在线上平台渠道已经无法购买,需要加微信号下单。

在几次搜索相关产品后,闲鱼开始在首页给北京商报记者进行电子烟商品推荐,这意味着平台完全能够识别此前被“暗号化”的商品内容。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告诉记者:“一方面是这些二手平台监管有漏洞。一般这类屏蔽都是使用词库屏蔽的方式,明知会有拼音、谐音但不加阻止,可能是这方面没有运营经验,或者监管不给力;另一方面,也是二手平台的惯性使然。不仅仅是电子烟的个例现象,有很多灰色产业链都在二手平台盛行,现在法律法规也还没有对这些平台进行垂直性打压;此外对于商家来说,因为之前主流电商平台的店铺被下架,但商品库存还在,肯定要通过各种方法进行流通,也是利用了这些平台的漏洞。”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微博等社交媒体搜索“电子烟”,也能轻松刷到相关广告,通常是以图片形式提供零售批发的微信号。微信客服也显得颇为谨慎,要求下单必须发语音,文字不回,个性签名为“同行举报一起封”。

从《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的目的来看,禁售令的本意还是隔绝未成年人购买电子烟的渠道。主流电商平台尚能根据实名认证等技术方式设槛,“暗号”购买反而更加缺乏监管。不仅不能隔绝未成年人购买,正品与否、售后服务等也难以保证。

线下:经营监管不一

线上虽仍有部分漏网之鱼,全面转向线下已是电子烟的唯一选择。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某电子烟品牌的地区线下经销商,对方表示:“目前还是正常发展,大家该干啥干啥。线下购买的人稍微多了点,都从线上转到线下了。跟之前没什么大变化,就是购买的时候更严格了一些,比如要出示身份证之类的。”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朝阳区某商场发现,商场一层和三层楼梯口分别在近期增设了“悦刻”和“小野”两家电子烟零售店铺。店铺均设有“未成年人禁止购买”等明显标识。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平时生意还行。

在某连锁便利店,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了新增设的“悦刻”电子烟货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悠意”电子烟是之前就在的,“悦刻”是最近新加的,平时是年轻人买的比较多。两个货架虽都有未成年人禁止购买的标识,但外表形似巧克力的“悠意”电子烟货架上还配有“0尼古丁”的字样。销售人员表示:“这个应该是0焦油,对人体危害比较少一点,比烟好一点,不过总归还是烟嘛。”

此前,国家烟草专卖局专卖监督管理司有关负责人在通告发布后表示,将联合相关执法部门开展对中小学周边的清理整治,严厉查处实体店向未成年人售卖电子烟行为。国家烟草专卖局也曾召开过会议,要求校园周边实体店下架电子烟相关产品,但不涉及校园周边地区,则不得以任何形式强行要求实体店下架电子烟或进行处罚。

在实际操作中,由于执法标准力度不统一等原因,有媒体报道小学门口的小店仍有电子烟售卖,也有部分地区出现“矫枉过正”等现象。微博ID“平安成都”在11月发布消息,称警方查获大量新型电子烟弹,涉案金额超20万元。警方提醒,烟草属于国家专卖,个人擅自销售的行为都属于非法经营。但从具体案件来看,犯罪嫌疑人是从国外走私的外烟和烟弹,并非因为销售电子烟而获罪。类似说法造成行业小范围恐慌,甚至有从业人员或消费者误以为国家已经全面禁售电子烟,一时无所适从。

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电子烟管理非常混乱,国家没有统一的规定,所以它肯定不是专卖,不跟烟草一样有《烟草专卖法》。现在电子烟就是一种电子产品,没有国家明确管理的话谁都可以经营,只要可以经营电子产品的都可以经营。

行业:寒冬之后

除了已经展开线下布局的头部品牌尚能冷静应对,骤然转向线下,不少中小电子烟品牌都表示措手不及。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包括各电子烟品牌的线上自营店和各电商平台等,线上渠道占了中国电子烟销售八成以上。相比而言,线下渠道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便利店、小商户、超市、专卖店等销售渠道合计占比也仅为19.4%。

据悉,目前主流的一次性电子烟,便利店的进店费为150-250元/月,大型商超为300-400元/月,夜店因为地段差异,少则上千元,多则上万元。要想加大线下布局力度,不仅门店、人力成本高昂,还通常面临门店覆盖面积小、推广难等问题。也有一些大型商场对电子烟入场存观望态度。如万达实业管理集团就在11月20日向旗下分公司下达了加强万达广场电子烟类产品销售监管的通知,要求即日起各万达广场暂停引进销售电子烟商户,对于已经合作商户,到期不再续约。

在生产中国八成以上电子烟的深圳,有媒体报道,在电子烟行业订单多的时候,工人通过加班一般每月可以拿到五六千元,而如今随着订单减少,有工人每天8小时,连2200元都拿不到,部分电子烟工厂开始撤离工业园区。而继续留在工业园区的电子烟工厂也在艰难度日。

评论

[!--temp.www_96kaifa_com_cy--]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